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忙坏了陆可心安东华-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忙坏了全文阅读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忙坏了》是由网络作家千生千世倾情打造的一部豪门重生小说,男女主是陆可心安东华。讲述的是她是林家大小姐,母亲在她三岁的时候就意外去世了,不过半年,父亲就带着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回来,没过多久就生下了一个女孩,在明面上继母对她堪比亲生女儿,暗地里却各种欺辱她,连她的婚礼都要设计陷害她,最后害的她被杀手割颈了。意外借体重生,她一定要让那对母女付出代价!

精彩章节

三天后。

陆氏别墅,一个香樟味四溢的古风闺房中。

身穿白大褂的陆长青不停的翻看医书,樟木桌上堆满了各种医学宝典,梳妆台上放着一只瓷碗,碗中残留着淡褐色的液体。

仿古雕花床上,挂着一顶飘逸的青纱帐,帐顶有一圈淡绿色的丝绸花边,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荷花,还缀着数只立体的蝴蝶,微风轻扫时,丝绸随风摇曳,蝴蝶也跟着飘动,就像在空中飞舞。

青纱帐中,躺着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孩,只是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佣人梅姨敲了敲门走进来,长青少爷,午饭准备好了

你自己吃吧!陆长青皱眉。

梅姨望着床上毫无生命体征的女孩,泪花闪闪,长青少爷,你不能这样虐待自己啊,可心小姐泉下有知

住口!陆长青冷声打断,伸手指着门口,出去!

一个多月没醒,她这是追随老爷夫人去了梅姨含泪退出房间。

陆长青放下医书,神情落寞的看着青纱帐,可心,你到底什么时候醒来?爸妈已经离我而去,要是你也离开,我就再也没有亲人了

床上的女子发出嘶哑的声音。

可心,你醒了?

陆长青激动的端来水杯,用小勺子一点点送入女孩口中,同时把这好消息告诉梅姨,让她煮点粥。

谁是可心?刚醒来的林婉有些懵。

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有些不可思议,她不是死了吗?

就在生母的坟前,一个杀手将她割了颈。

伸手探了探脖子,上面竟然光滑的很。

镜子呢?林婉掀开被子,立刻下了床。

梳妆台前,林婉终于看到了镜中的自己,不再是从前的样子,而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混血女孩模样。

这个女孩的脸上干干净净,没有一颗痣,五官精致如雕,鼻梁高挺,唇若樱花,一双眼睛明媚动人,睫毛又长又密,眼珠略带绿光,灵气十足,如同吸收了千万年日月精华的灵珠,稍稍转动一下,就能摄人心魄。

发长及腰,根根如丝,肤白如雪,吹弹可破,三围匀称,腰细如柳,一双美腿又白又长,初步估计,这身高至少一米八,标准的模特身材呀。

这是自己?林婉不相信的摸了摸脸,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重生了?

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些画面,来自于原主的记忆。

原主叫陆可心,父亲是陆氏集团董事长陆海,母亲娜加是个美丽的天竺女子,哥哥陆长青是一名医生。

一个多月前,陆可心与父母去天竺度假,返航时飞机失事,陆海与娜加已于当天离世,陆可心重伤昏迷。

一个月多后的今天,陆可心醒了,却是林婉重生后的陆可心。

林婉匪夷所思,究竟是老天弄错了,还是有意要给她一个重生的机会?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重生了,一定要好好活下来,才有机会为自己报仇血恨!

一想到自己被陷害、被暗杀的事,林婉心里便充满了恨意。

仇恨滔天,气息难平,又因原主身体太虚,林婉脑袋一沉,险些晕厥。

可心!陆长青连忙将林婉抱起,送回到床上,无比心疼的说,以后做什么事,先跟哥哥说行吗?

好,听哥哥的。林婉微笑着答应,纯洁的眸子仔细打量着陆长青。明明是兄妹,为什么哥哥就没有混血基因?

真乖!陆长青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温暖的手掌轻柔抚摸林婉的脑袋。

重生之后有哥哥疼,真好。

从现在开始,她便是真正的陆可心,再也不是林家的人!

反正生母也姓陆,就当是随母亲姓了。

梅姨煮好粥,满怀欣喜的端过来,长青少爷,粥来了!

陆长青扶妹妹坐起身,拿了张废报纸垫在被子上,动作轻缓的喂妹妹吃粥。

报纸上有个醒目的标题林氏千金林婉自杀真相。

新闻里说,林氏千金林婉放荡不堪,滥交异性,导致珠胎暗结,在婚礼当天被人戳穿,因无脸见人,在生母坟前自杀身亡,由于死的不光彩,林家连殡仪馆都没送去,直接把林婉葬在了生母坟旁。

看完新闻,新生的陆可心吃不下去了,捂着胸口说:哥,我想出去走走。

好,哥陪你。陆长青让梅姨帮陆可心挑选衣服,自己换了身休闲装,随手点了一位保镖作陪。

街上人来人往,陆可心不由自主的东张西望。

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仇人可能会随时出现。

前面那个人好像林娇!

陆可心不顾一切的跟上去,险些被车给撞到。

小姐小心!保镖及时护住了她。

你叫什么名字?陆可心问。

雷鸣。保镖的嗓音浑厚有力。

这声音,好像在哪听过是错觉吗?

陆长青搀起妹妹的手,介绍道:雷鸣在业界很有名,功夫高超无人能敌!

这么厉害?陆可心不禁多看了一眼,可惜对方戴着墨镜,她无法看全雷鸣的脸。

不知为何,脑海中忽然闪现一个黑衣杀手,就是在生母坟前,将她一刀割喉的杀手。

一个是保镖,一个是杀手,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她怎么会联想到一起?一定是错觉!

某品牌服装店,林娇正在店里试礼服。

发现仇人的身影,陆可心停住了脚步,果然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