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彤萧定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虞彤萧定是作者温漫漫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内容主要讲述虞彤本是二十一世纪的王者特战队教官一枚,一朝穿越,她成了残疾前战神的冲喜世子妃。开局她就惨遭流放,不仅如此,她的夫君还双腿残疾,身中奇毒,洁癖至极。她的婆母娇弱貌美,却老蚌生珠,怀揣一个四岁腹黑奶娃。她的公公进能大杀四方,退可扛锄种地,谁知却是一个妻管严。女人欲哭无泪,看来这个家,以后只能靠她做主了!

《巨富王妃》 第一章:新婚夜惨遭流放 免费试读

“啊——”

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耳旁尽是刀剑碰撞的声响。

虞彤迷迷糊糊睁开眼,刚站起身来,一根棍棒便兜头而来。

虞彤本能出手,一把抓住棍棒,抬脚一踢,直接将想要偷袭她的人踹飞三米远。

找死!

虞彤拍了拍手,环顾一眼四周,最后与手捧圣旨的太监四目相对。

虞彤:“???”

她不是抱着炸弹桶,跳下了高楼?

她应该在半空中被炸成一朵血红大牡丹的啊,怎么会在这个鬼地方?!

“皇上有命,北王萧定私通外敌,意图谋反,着北王府抄家,北王家眷流放至皇陵小北庄,世子妃,你这是要违抗皇命不成?”

北王府?萧定?

大虞朝一门双战神的北王府?

虞彤终于反应过来,她穿越了!

穿在了北王府被抄家,全府即将要被流放的档口。

而她,则穿成了丞相府用来顶替庶女虞婉,嫁给北王的残疾儿子萧夜宁冲喜的大小姐,虞彤。

虞彤犹如雷劈之际,数十禁军走进院中。

带队之人,正是虞彤的亲生父亲,丞相虞淮山!

他的身后,绝美妇人推着轮椅。

轮椅上的红衣男子,带着银色狐狸面具,垂着头,昏迷不醒!

妇人的身后,还跟着一对老夫妇,老头怀里,抱着一个四岁的奶娃娃。

老弱病残,被禁军围在中间。

虞淮山目光在虞彤身上一扫,目光里闪过一丝厌恶,直接下令拿人。

妇人急声道,“虞彤还没跟我儿拜堂,不算北王府之人,你带她走吧。”

虞彤看向虞淮山。

谁料他只是冷冷一笑。

“皇上下旨赐婚,便是没拜堂,她也是你北王府之人。来人啊,拿下!”

禁军得令,当即朝虞彤抓来。

虞彤目光一冷,反脚一踢,接连把两人踹了出去。

虞淮山大惊,下一秒,虞彤已经似幽灵一般,纤细***的手指掐住他的脖子。

周围禁军顾及虞淮山的性命,没敢上前。

看着他铁青的脸色,虞彤冷冷一笑。

“姑奶奶自己会走,今后死活也与你丞相府无关。”

话落,她一把甩开虞淮山,走到妇人身边。

“我跟你们一起走。”

北王妃唇瓣动了动,片刻点了点头。

虞彤伸手去接轮椅。

虞淮山却突然咬牙出声。

“北王府已被抄家,这轮椅你们不能带走!”

虞彤眉头一蹙。

流放之路漫漫,萧夜宁身中剧毒,双腿残疾,没轮椅怎么走?

她思绪一动,刚想出声,谁料,心口却忽然一热。

下一秒,虞彤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北街大卖场——首都第一大卖场竟然跟来了!

还成了她的随身物资空间。

虞彤心里惊涛骇浪。

却不动声色的从大卖场里取了十余种花粉,借着夜色的遮掩,将其混合洒在轮椅上,随后抬脚将轮椅踢向虞淮山。

虞淮山被撞的一踉跄,一屁股坐在了轮椅里,神色怒然。

“逆女,你做什么?”

“这轮椅跟你挺配,就留给你吧。”

虞彤冷声落,上前从北王妃和老头手里接过萧夜宁,扣住他的一条胳膊,巧劲一拽,将昏迷的萧夜宁稳稳的背了起来。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虞彤对着北王妃弯唇一笑,

“我们走吧!”

走到王府门口时,正好撞见虞淮山的心腹大步而来。

虞彤眼珠子一动,与他错身之际,幽幽丢出一句话去。

“每月初三,长阳街沁荷苑,有惊喜给你。”

……

虞彤一行人被押到了城外,天已经黑透了。

队伍停了下来,打算等明天再出发。

虞彤寻了一个角落,将萧夜宁放下。

她环顾四周,发现被流放的近百人。

但那些人,三三两两抱团在不远处,看向她们的目光尤为复杂。

“他们都是北王府的旁支,受我们所累,心里估摸着有怨气,你注意着些,别与他们离太近。”

柔婉的声音传来,虞彤回头,只见北王妃正蹲在萧夜宁身旁,从裙下取出来一个巴掌大的小水囊,笨手笨脚的给萧夜宁喂水。

眼见着洒在衣裳上的水比萧夜宁喝下去的还多,虞彤眼皮子不由得抽了抽。

感受到她的目光,北王妃一愣,片刻轻声道:

“背着宁儿走了许久,想来你也累了,喝点水吧。”

她将水囊递过来,虞彤瞥了一眼她干到开裂的唇瓣,刚要摇头,一根鞭子突然甩了过来。

“大胆,竟敢私藏水囊!”

虞彤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再用力一扯,将鞭子夺了过来,旋身就用鞭子勒住了他的脖颈。

她从大卖场里取出来一个纯金镯子,塞到了他手里。

“贵人落难,焉知没有重上天阙的一天,我夫君行路不便,婆母瘦弱,还带着一个年幼的孩子,这路途漫漫的,还希望这位兄弟多加照顾。”

虞彤恩威并施,那小头目掂了掂手里的镯子,很快便变了一副脸色。

“误会误会,世子妃放心,小的知道该怎么做了。”

虞彤松开握着鞭子的手,微微一笑。

“那就好。”

小头目讪讪一笑,捡起鞭子走了。

虞彤拍拍手转身,正对上了北王妃打量的目光。

“你跟谣言里所说的不太一样。”

虞彤弯唇一笑。

“您都说是谣言了,那自然是不可信的。”

北王妃一脸的复杂。

“若不是撞在这档口上,我应该会很喜欢你做我儿媳妇,阿宁应该也会很喜欢你,但可惜……

你今日刚入门,还没来得及拜堂,我看你也是个有本事的,等再往前走一点,远离了皇城,你便想法子脱身吧。”

虞彤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大红嫁衣,没说话。

她之所以选择跟着北王府的人一起走,存的便是找机会脱身的心思。

她有大卖场,有一身无懈可击的格斗术,无论到哪里,都能活的逍遥自在。

她也没打算真去看守什么皇陵,到时候再把这劳什子皇陵给挖了。

不过……

看着这一群老弱病残,虞彤有些头疼。

离开之前,还是想办法帮他们一把吧,就当是为原主报历史上的收尸埋身之恩了。

“王妃,不好了,你快来看看小公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