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生崽后财阀前夫夜夜来敲门主角沐欢封霆北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第4章又聋又哑的孩子

“就说你们感冒了,除了吃饭的时候,还是戴着吧。”这就是把孩子也带来的坏处,沐欢生怕有一点思虑不周,就出了什么纰漏。

要知道封霆北就是海市商界的神,认识他的人太多了,要不然她也舍不得委屈两个小萌宝。

“吃饭时我们猫在角落对着墙吃,就不容易被别人发现了。”年宝不仅聪明,而且细心慎密。

有他带着妹妹,沐欢十分放心。

“就知道你们最乖了。”沐欢的视线四下一扫,“你们舅舅呢?”

“小七,我刚收到一个重要消息——”

还没来得及完全销毁掉冰激凌“罪证”的薄彦西,着急地从卫生间冲了出来。他特意压低了声音,“是关于封家的。”

沐欢蹙眉,放开两个小萌宝:“去玩吧。”

然后与薄彦西去了书房。

两个小萌宝看到他俩神情严肃,去到书房后还关上了门,就忍不住犯起了嘀咕:

“哥哥,封家是我们渣爹呆的那个封家吗?”

“除了那个封家,还有谁能让妈咪和阿舅这么紧张?”

夏宝望着紧闭的房门,撅起小嘴,“妈咪什么都不告诉我们......”

“那我也有办法知道。”年宝扬眉,掏出一对无线耳机,递了一个给妹妹。

“啊,你......”居然趁着她缠着阿舅找冰激凌的时候,跑去书房安了个监听器。

“嘘!”年宝警惕地瞟了一眼书房,拉着妹妹去了他俩的儿童房。

耳机里,传出了薄彦西焦急的声音:

“封家正在到处追踪神医——‘你’的下落,好在他们不知道神医是男是女,多大年纪。”

沐欢被吓了一跳,差点以为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她自幼跟随名医学习医术,坠海失忆前已经颇有造诣了。被六哥救回后,为了恢复自己的身体,并照顾两个病弱的孩子,她拼命学习,不想竟成了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

“封家找**嘛?”

“为了救治一个孩子。”

“孩子?”沐欢皱眉,“谁的?”

封霆北的父母是只有他一个独子,可封家的主枝并不只是他一家,再加上旁系人丁兴旺,姓封的孩子多了去了。

“不清楚。只知道是个男孩,五六岁左右,从出生时起就又聋又哑。封家带他看遍了所有的医院,却始终治不好。”

沐欢很想说这是封家的报应,可听到那个孩子跟她的小年宝一样,也是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她的心就硬不起来。

“孩子无辜......”

“小七,你不会打算去救那孩子吧?”

薄彦西急坏了!厉声阻止,“你可想清楚了!我们的计划才刚开始,一旦封霆北发现你还没死,他会怎么对你和两个宝宝?”

当年就能将他们付之一炬,如今他和尹姝茉就要结婚了,更不可能手下留情!

沐欢心头巨震!叹气道:“你不知道,他一旦咬上什么人,就会咬死不松口。”

“那我也不能让你去冒险。”薄彦西想了想,有了办法,“冼川不是你的高徒吗?把他的消息放给封家。”

薄冼川是沐欢大哥的儿子,只比她小了六岁,因颇具医学天赋跟随沐欢学习,得了她不少真传。

“那小猴子不是跑去非洲部落救死扶伤了吗?连我们都联系不上他。”

“封家势大,有心总能找到。就这么定了。”薄彦西忍了忍,还是把他的顾虑说了出来,“小七,你不怕那个孩子是封霆北的私生子吗?”

“若是封家其他人的孩子,封霆北应该不会下这么大力气找你。”

沐欢的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

薄彦西心疼极了,忙伸手拍自己的嘴,“看我这张臭嘴,净瞎说。封霆北怎么可能有私生子呢?真有的话,尹姝茉早就把他弄死了——”

“封霆北要真敢有五岁大的私生子,我就去把他给阉了!”沐欢狠狠地做了一个切黄瓜的动作。

“......”

薄彦西下意识地把手护在了某个位置。惹谁都别惹女人,狠起来真不是人!

在封家别墅的封霆北莫名地打了一个喷嚏,他已经获取薄冼川的大概位置,将电子地图放大再放大,划分好具体区域后下达命令:

“去找,把能派出去的人全部派出去,不惜代价也要找到神医。”

“可三个月后就是您动手的日子......”助理高柯担心他们到时人手不足。

“三个月还早,先找到神医再说。小森已经不能等了。”

儿子的情况在不停地恶化,自生下后就又聋又哑,现在更是连味觉和视力都在退化。所有的医生都断言他活不过十岁!

封霆北偏不信这个邪,他的欢儿是那么的善良可爱,她的孩子应该长命百岁才对。

“是!”高柯立即就去布置了。

封霆北紧皱的眉头刚松泛些,就接到墓地打来的电话:

“先生,我们发现时,尹小姐的经纪人已经把太太的墓毁了。他还拒不承认,现在人已经被我们扣住。您看——?”

封霆北勃然大怒,尤其看到沐欢坟墓被毁后的照片,更是怒不可遏。

那场大火把沐欢的一切都烧光了,墓里埋着沐欢仅存的东西,也是他最后的一点念想了。

尹姝茉连这都不肯放过,还要派经纪人去烧毁?

放肆!

“把他带过来!还有尹姝茉,一并叫来。”

半个小时后。

尹姝茉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还以为是封霆北终于在百忙之余想起她了,激动得像只花蝴蝶般扑了过来。

封霆北却将沐欢坟墓被毁的照片直接甩到她的脸上,“你干的好事!”

尹姝茉一头雾水,看了照片才惊叫出声,“这是谁干的?”

她知道沐欢就是这个男人的逆鳞。即便死了那么多年,依旧霸占着他心尖最重要的位置。

所以无论她有多妒恨,都不敢跟一个死人争。

“还装?”封霆北的目光瞟向了经纪人。

尹姝茉急忙解释,“是有人拍了我的不雅照,约他去的墓地。”

“信息呢?”封霆北让人查了经纪人的手机,根本没有那条所谓的信息,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查不到。

尹姝茉也慌了,“霆北你信我,真的是——”

话音未落,脖子就被封霆北狠狠掐住。

“我警告过你,别动欢儿的东西,否则我能捧你成为一线,就能踩你下地狱!”

尹姝茉喘不上气来,惊慌失措地摇着头,不停地用眼神哀求着,连眼泪都吓了出来。

她不敢的,真的不敢。

“你为什么不长记性!?”封霆北双目猩红,失控地加重了力道。

他完全是看在这个女人救了他和沐欢唯一的孩子的份上,才选她当了合作对象。

他给她资源,捧她做一线红星,满足她想要的一切。可不是让她心生妄想,以为可以取代沐欢成为封太太的!

小说《生崽后,财阀前夫夜夜来敲门》 第4章 又聋又哑的孩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