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阿宁傅诺行全文免费无弹窗 捆个猎户来生娃章节试读

热门好书《捆个猎户来生娃》是来自蒜头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阿宁傅诺行,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研究院爆炸,赵阿宁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不但变得又胖又丑,嫁给了一个凶猎户,还白捡了两个小崽子?这家里也太穷了,没米没盐,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有极品亲戚频频上门打秋风。赵阿宁心态崩了啊,说好的暴富呢?算了,养家大业她来,种田养殖开厂子!只是在某天,她踹了一脚身旁的凶猎户,“到底哪个是你亲生崽?”男人微微一笑,“下一个,准是亲生。”

《捆个猎户来生娃》 第10章 免费试读

决定好这件事之后,赵阿宁次日早早就从床上爬起来,蹲在厨房里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卤肉看似简单,但若是大堆大堆的做的话,还是会很累。

好在傅诺行在把猎物打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把肉全部分割好了,赵阿宁只需要清洗了之后,直接丢进锅里开始煮。

一整个上午,她都钻进了厨房忙碌。

阿勋和阿乔早就闻见肉香,扒拉着厨房门悄悄地盯着里面的赵阿宁看。

“哥哥,娘又在煮肉,我好想吃呀!”阿乔舔了舔嘴唇,对身旁的阿勋说道。

阿勋拍了拍妹妹的脑袋,“不能吃,难道你忘了上次你偷吃东西,娘是怎么对你的了?”

阿乔闻言,连忙缩了缩脑袋。

上次她因为三天没吃饭,饿极了,实在受不了,就偷偷钻进厨房偷吃了一口豆饭,被娘亲发现后,打的差点昏死过去。

而此时,正在卤肉的赵阿宁已经忙碌到了尾声。

她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厨房门口的两个孩子,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阿勋,阿乔,来娘这里!”

阿乔欢快的跑了进去,阿勋看着妹妹的背影,慢悠悠的跟了过去。

赵阿宁抱住跑过来的阿乔,神秘的道,“娘给你们看个好东西!”

说完这番话,她伸手掀开了灶上的锅盖,顿时一股浓郁的肉味儿扑面而来。

阿勋和阿乔瞪大眼睛看着锅里,在看清里面的东西之后,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肉,都是肉!这,这么多!”阿勋咽了口口水,“好香!”

只见一米宽的大锅里,密密麻麻放满了肉,那些肉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烹饪,色彩鲜红,在热气的蒸腾下,软嫩多汁,只是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赵阿宁看着两个小崽子,从锅里捞出一大块肥瘦相间的红烧肉,放在案板上大块大块的切了,放在盘子里递给阿勋,“给,快带着妹妹去一旁吃吧,小心烫!”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阿勋对于赵阿宁的改变已经有些适应了。犹豫着接过了盘子,“这,真的是给我们吃的吗?”

赵阿宁温柔的对他笑,“对,是给你们吃的,快去吧,不够锅里还有!”

阿乔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闻言慌忙催促,“哥哥哥哥,阿乔想吃肉!”

阿勋这才牵着阿乔,端着盘子去了一旁的桌子上。

两个孩子毕竟年纪小,再加上从小就被赵阿宁苛待,昨晚的肉没吃过瘾,今日看到这肉,再也忍不住了,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赵阿宁看着俩孩子吃的香,心里也开心,搬了个板凳坐在俩人中间,柔声问道,“阿勋,娘想问你一个事儿。”

阿勋点点头,他已吃了不少肉,已经饱了,当即把肉全部推给了妹妹,抹了抹嘴,看向赵阿宁,“你说吧,我只要知道,一定告诉你。”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顶不住肉香吃了她的肉,就算是她想要什么回报,也值了。

阿勋如是想。

却未料 赵阿宁问,“你知道我们这边最近的集市是在哪里吗?”

说着,赵阿宁害怕阿勋多想,连忙解释,“我不是想卖掉你们,只是看家里没米没粮了,准备拿这些肉去卖,好换点粮食回来。”

阿勋诧异的抬头,不经意间撞进了赵阿宁那双含笑的眼眸。

他的心狠狠一震。

她,竟然是要去做生意?

所以今天晚上他们和爹,都误会她了!

阿勋竟然从心底萌生出了一股愧疚感。他抿了抿唇,别扭的道,“青山村位置比较偏远,想要去最近的集市,也要翻越两座大山,约莫二十里地。”

赵阿宁惊了,“这么远!”

二十里地,岂不就是10公里!

要知道,在现代的长跑运动中,最远的也才5公里!她还拖着这么肥胖的身躯,别说10公里了,就算是1公里走下来,也要气喘吁吁!

阿勋看着她, “远吗?”

过去的时候,只要爹不在家,赵阿宁就会支使他和阿乔出去搜罗些能吃的东西回来解馋。

那些时候,他和阿乔走的路,何止20里地!

时间久了,竟然对20里都没有什么概念了。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阿勋也没有要旧事重提的意思,而是看着赵阿宁,认真的道,“如果你想去集市的话,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我力气大,可以帮你搬东西。”

赵阿宁一愣,连忙拒绝,“这可不行!”

阿勋以为她是担心自己偷吃肉,冷着脸解释,“你放心,你不让我吃东西,我绝对不会碰一下!”

赵阿宁无奈的笑了,“你这孩子,娘怎么会是舍不得那点子肉!”

她说着,语气柔和的解释道,“娘只是心疼你,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去挑那么重的东西?别担心,我听说村子里有人家有牛车,咱们去借一借,好歹把东西运过去,本钱就算是有了!”

阿勋听得神色恍惚。

不知为何,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赵阿宁的面容好温柔,虽然她脖子上有着纵横斑驳的丑陋纹路,但浑身上下,似乎充满了母性的光环......

赵阿宁说干就干,把肉全部装进笼子里装好以后,她拎着一块卤肉出门去找牛车。

记忆里,好像整个青山村只有两辆牛车,一辆是村长家的牛车,而另一辆是吴老汉家的, 但吴老汉这个人比较抠搜,整日指望着那头牛犁地,不舍得给人用,所以唯一能用的,就是村长家的牛车了。

赵阿宁叹了口气,有些苦恼。

这个村长为人正直不阿,因为她之前妄想勾搭张秀才的事情,一直对她耿耿于怀,几次三番的找过傅诺行,想劝他休掉她。可不知道傅诺行是个什么想法,到如今都没有同意。

但村长对赵阿宁,已经厌恶到了骨子里。

这次借牛车,不知道能不能行。

揣着心事,赵阿宁忐忑的来到村长家门口,只是还没来得及进门,就看到村长家的小孙子虎子在门口玩耍。

她洋溢起笑容,喊了一声,“虎子!”

虎子闻声抬头,看到赵阿宁的时候,稀奇的咦了一声,“是阿勋阿乔的坏后娘!”

赵阿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