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法相小说 上古法相惜风

独家新书《上古法相》由知名作者惜风最新创作的玄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聂星河冷沐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无生相,相生万物,这是个相法为尊的世界。脉兽、忌兽遍布万相星大陆,北山西海,南森东漠,万千相法,变化苍穹。聂星河死后穿越至万相星大陆,再见昔日辜负之人,为了守护,拜上古帝士玄天尊为师,纵横万相星大陆。境界划分与对应称号:清源境(修士)、清空境(空士)、虚空境(王士)、裂空境(尊士)、大空境(帝士)

《上古法相》 第11章 师徒 免费试读

“寒冷的冷,春风沐雨的沐,白雪的雪。”她曾经的儿音,又在耳边回响。

夜深了,四周响起虫蛭的唏嗦声,晚风还带着一丝暖意,天上的皎月,和那晚似乎没啥两样,惨白的月光似是透着寒气的冰,映照在聂星河清白的脸上。

“更深月色白,静夜虫鸣响。好意境好意境。”玄天尊再次出现,他如同幽灵一般漂浮在聂星河面前,那英俊的脸上挂着一抹淡笑,“怎么样,这会你相信我是神了吧?”

聂星河暗中握紧了拳头,心想如果能揍他一定不会留情。聂星河白了玄天尊一眼,说:“下手没点分寸,差点把我都给弄死了。”

“小子,说话得凭良心,既然要看我的实力,不拿出点真本事怎么行,而且当时看的呆若木鸡,连头顶落下的碎石都没注意到的人可是你自己,怨不得我。”

聂星河苦笑,当时确实被玄天尊震惊了。“星陨”同聂星河上世修炼的相法属性相同,都是非常稀有的光属性,只是那种强度的相法,聂星河施展起来,是要耗费体内将近一半的脉气,而在玄天尊口中,那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低级相法。

“没死就行,不然老夫也只能跟你陪葬了。”

“老夫?”聂星河看了玄天尊一眼,这个年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人居然以老夫自称,未免有些奇怪。

玄天尊看出了聂星河心中的疑惑,他修长的双指夹着一缕头发,无奈地说道:“其实我已经是个迟暮的老人,临死前参悟天道成神,神能返老还童起死回生,只是我当时时间不多,只能将元神寄宿于玄戒中,说来也是窝囊,修炼一世,将死之时成神却只保住了元神。”

“原来如此,那之前你所说的魂力,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玄天尊索性盘腿而坐,身体却还是漂浮着。“人有三力,体力、脉力和魂力,这魂力便是人的精神力量,普通人体内只能有一个灵魂存在,但是你不一样,我能与你的灵魂共存,说明你的魂力强大,同时拥有两个灵魂的人,那可是百万里挑一都不一定找得到。而且,拥有强大魂力的人能打开九感,所以说你还是很有天赋的。”

“九感?人不是只有六感吗”

玄天尊笑了,说道:“小子,这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聂星河现在敢肯定,他确实是上古的神,修为高深莫测。聂星河当即决定拜玄天尊为师。

见玄天尊迟疑,聂星河露出狡黠的笑容,说道:“你吸收我三年脉气,难道不应该补偿我吗?而且我让你寄宿在我体内,你收我为徒,就当是租金了!”

玄天尊失声地笑了起来,还是第一次听见有出卖灵魂的,“那好,我就收你为徒,将我毕生所学传授于你,也算把我的相法发扬光大。”

玄天尊端坐,双手分放在膝盖上,聂星河会意,向玄天尊叩三个头,紧接着双手合十作揖鞠躬,算是完成了拜师的礼数,玄天尊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嗯,还算有灵性。”

拜师之后,聂星河的思绪忽然间回到了那个夜晚。

曾经的聂星河,是摘仙阁首席大弟子,作为掌门继承人的他却在一个深夜离开摘仙阁。聂星河喜欢自由,他没有过去,无牵无挂,成为刺客盟最顶尖的杀手,聂星河只杀该杀之人,惩恶扬善,很快,大江南北都知道了他的名声。

冷沐雪的父亲,受雇于贪官污吏,屠杀无辜百姓。聂星河找到了他,只两个回合就将他击倒在地,冷沐雪的母亲苦苦哀求,聂星河面无表情,那冷寒的剑上一面映着聂星河坚定的脸,另一面映着跪在地上求饶的冷沐雪父亲绝望的脸。

“我不杀他,那那些死去的怨魂又如何安宁,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

冷沐雪的母亲声嘶力竭,“你又不是神,你凭什么决定别人的生死!”

话音未落,聂星河已一剑将眼前人的头颅砍下,鲜血喷洒在地上,墙上,还有聂星河那冷峻的脸上。

“你将他的尸首安葬,从此好好过日子,那些雇佣他杀人的贪官污吏我已悉数斩杀。”聂星河转身正要离开,身后的妇女却是大笑起来,那笑声充斥着悲哀和痛苦。

“过日子?夫君都没了,还过什么日子……”妇女抱着男人的头颅,晶莹的泪似断了线的串珠,她将银色的发髻刺入喉咙,一命呜呼。

聂星河的瞳孔微微睁大,又慢慢地闭上了眼,持剑的手颤抖着。

“是我,是我害死了她……我做错了吗?”

聂星河轻轻一跃,便跳到房顶。外面传来一片嘈杂声,还有那漫天的火光和谩骂声。

“烧死这个杀人犯!!”

“对!烧死他们!”

一时间火光冲天,浓烟滚滚,里屋却传来一个女孩的哭声。

“爹,娘,你们怎么了?你们醒醒啊,你们都不要沐雪了吗?”小时候的冷沐雪,在一片火海中,紧紧抱着她母亲那冰冷的尸体,浓烟很快就把她熏晕过去,肆虐的火舌似是海啸,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冷沐雪吞噬。聂星河的双脚像是灌了铅,不能往前挪动半步,最终,他转身跳入火海,将不省人事的冷沐雪抱了出来。

远处那夺目的火光逐渐缩小,人们那象征着胜利的呐喊声竟让聂星河觉得有些刺耳。

第二天,冷沐雪醒来时,眼神涣散,坐在床边的聂星河抱着剑睡着了,他呼吸平缓,睡觉时像是孩童般静谧温柔,那白净的脸好似上天的杰作,完美的毫无瑕疵。

冷沐雪轻轻地拉了拉聂星河的衣角,聂星河兀然睁开眼,锐利的目光和刚才熟睡时截然相反,冷沐雪吓了一跳,缩在角落。

“对不起。”聂星河冷冷地说道。

冷沐雪眨着那澄澈的眼睛,哽咽着问道:“我爹娘,他们都死了吗?”

聂星河微微点头。

“你…很强吗?”冷沐雪的目光落在聂星河的剑上。

“嗯。”

“那我能拜你为师,跟你走吗?”

“为什么?”

冷沐雪咬着嘴唇,冷狠地说:“以后我要替我爹娘报仇!”

聂星河沉默许久,说:“好。那我们以后师徒相称。”

冷沐雪攥紧稚嫩的拳头,说道:“徒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