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纪心言韩厉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纪心言韩厉是作者忽见青山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的那男主纪心言韩厉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下面看精彩试读!一朝不测,纪心言穿书成了古代命案现场唯一的幸存者。看着周围围了一大圈的带刀黑衣人,她差点被吓得不会说话。为首男子绕着她看了一圈,越看越满意,他以为这些人都是她杀的。而此时,她也看清了男人的脸。书中最大反派,权臣韩厉。一瞬间,纪心言后半生的方向都清晰了。她膝盖一弯跪在地上,从此就赖上了这个大人物!

《反派对我居心不良》 第 1 章 免费试读

纪心言醒来时,被捆成了粽子。

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半蹲在她面前,温柔地抚着她的头发,食指比在唇边。

“嘘——”

嘘你妹啊嘘,你特么谁啊?!

纪心言又惊又怒地瞪着他,嗓子里呜呜两声。

“你不喊,我就帮你把布拿出来。”男子轻声劝着。

纪心言一愣,放柔了眼神,猛点头,牵得额角一阵疼。

见她皱眉,男子也皱眉,不满道:“黑子出手太重了……刚刚看你昏倒,我实在忧心。”

他边说着边将她口中破布取了出来。

“你莫怕。”他宠溺地笑道,“只要你听话,此间事了,我便带你离开。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你我二人,度此余生。”

纪心言强忍住干呕感,心道自己莫不是遇上了变态。

那种爱你就要绑架你的变态。

她偷偷瞄了男子一眼。

三十上下年纪,瘦瘦的,穿了一身青布长衫,头戴方巾,脚踩布鞋,一副书生打扮。

——古代的!

纪心言的小心脏默默抖了下。什么情况?

书生身后不远处停着辆马车,马车上钻出一个黑乎乎的脑袋。

那黑脑袋粗声粗气朝这边喊:“许老三,快过来帮老子,急个龟儿,还怕以后没得时间耍女人?”

被唤作许老三的书生眼中闪过一丝烦躁,但还是站起身,整了整长衫。

纪心言看他要走,忙开口。

“许……三哥,能不能帮我把绳子松松。”她尽量表现的楚楚可怜,“勒得我手腕疼。”

许老三温柔而坚定地摇了摇头。

“我现下可不敢信你的话。若又动起手来,刀剑无眼……伤了你,我会心疼的。”

他半弯下腰,朝她眨眨眼。

“待离开这里,我再帮你好好揉揉。”

滚你个蛋!

纪心言在心里怒骂,勉强露出一个羞涩的笑。

许老三转身走到马车边,手在车板上一撑,就跳了上去。看他一副书生样,动作倒挺敏捷。

粗嗓门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

“娘个球,这么多好东西,真他娘是个狗官,咱这也算为民除害了。回头也写个八千……八千啥来的?”

“这也叫多?没见识。”许老三嫌弃道,“少说两句,动作快点。”

“干啥,现在知道怕了?当初带消息给我们时,可装得很。小心你家老爷半夜来找你哈哈哈哈。”

纪心言听得毛骨悚然。

她想喊救命来着,但满地的尸体阻止了她。

在她面前,是一条开在树林中的土路。一前一后停着两辆马车,马车边趴着几具尸体。

尸体都穿着古装,有男有女,姿态各异,俱都一动不动。

鲜血从他们身上流到地上,染红一片片泥土。

纪心言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不是恶作剧也不是什么拍摄现场,抓住自己的是一伙抢劫杀人的土匪!

她的大脑出现片刻茫然,本能地左右看了看,希望找到哪怕一个同病相怜的伙伴。

然而她失望了。

所有人都杀了,独留下她一个活口,这肯定不是匪徒良心发现,而是她还有更大价值。

纪心言深呼吸,强令自己冷静下来,琢磨着要怎么保命。

到这个时候,只能先顺着匪徒的意思,尽量少受罪,等重获自由再伺机逃跑。

那个许老三似乎对她很感兴趣,或许是个突破口。

就在这时,前方另一辆马车上又跳出一个人。

那人个子不高,背还驼着,黑黄腊瘦的,穿了一件虎皮坎肩,手里提了把断了一半的破剑,怀中抱着个小箱子。

他从车上跳下来,一眼看到路边五花大绑的纪心言,嘿嘿一笑,提剑走过来。

带血的剑身往纪心言下巴上一托,冰凉凉的,激得她汗毛直竖。

小个子看清她样貌,两眼放光,扯着尖细的嗓子啧道:“果然是极品,难怪老三念念不忘舍不得杀。”

“等他玩够了,你也陪陪老子,反正都是一家人。”他不怀好意地奸笑道。

纪心言嘴唇发抖,目光飘向他身后。

许老三正冷着脸站在那。他背挺得直,整整比小个子高出一个头。

他没有出声阻止小个子,而是抬起右手,用一把匕首干脆利落地划过小个子脖颈,割出一道深深地口子。

血喷了出来,溅了纪心言一身,头上脸上都没放过,温热而血腥。

小个子手中的剑和箱子同时掉落。箱盖摔开,一些珠宝首饰滚了出来,覆在剑身上。

他捂着脖子,发出呵呵的抽气声,竟然没有立刻倒下。血从他指缝股股冒着,看上去十分恐怖。

许老三漠然地将人往旁边一推。小个子侧倒在地,腿脚抽搐,双眼爆睁,瞪向纪心言,很快也成了一具尸体。

纪心言控制不住了,一个转头对着地面呕了起来,尖叫声即将溢出喉咙。

许老三朝她竖起食指,笑得像个变态。

“嘘。”

又特么嘘!

不过纪心言决定听他的话,努力把尖叫声咽了回去,还不到得罪这个变态的时候。

马车中,黑子的声音又传出来:“嘿嘿嘿,这回赚翻了,出去躲两年,回来咱也买个婆娘。”

许老三阴着脸转头,只有片刻犹豫,便握着匕首朝马车走去。

纪心言一边看着他,一边偷瞄地上的断剑。

待许老三钻进马车,她立刻往前挪动身体,背向后将断剑握在手上,又坐回原来的位置。

她执着剑,艰难地比划着,试图割断绳子,还要小心不能让剑刃划到手腕。

马车里传来粗嗓门声音:“你哥完事没,收拾好了赶紧走,别让人看见……”

声音戛然而止。

纪心言愣了下,随即心脏扑通地跳,猛然加快手中动作。

剑身虽然断了,但锋利犹存,一不留神掌心便被它扫了一下。

她嘶了声,忍着疼痛费劲调整好位置,将剑身塞入两手之中,只消一磨,便觉手腕突地一松。

纪心言心下大喜,正待松开绳子,就见许老三从车中出来,他的长衫上多了些血迹。

她不敢和许老三正面对抗,只好停止动作,紧张地看着他,耐心等待时机。

许老三走过来,温柔地说:“现在好了,这些银子都是我们的。”

见她不说话,他拉下脸,阴沉地问:“怎么,吓到你了?”

纪心言忙换副表情,又是感激又是害怕地说:“我差点就被这人欺负了……幸亏……幸亏三哥救我……”

许老三神色缓和,道:“我既说过让你放心的话,就肯定会护你周全。”

信了你个鬼了,你个神经病。

纪心言点头,一派真诚地赞道:“想不到三哥这般英勇,有三哥在,我什么都不怕了。”

许老三欣慰一笑,回头看了看凶案现场,略一琢磨,忽然起身走到车边,用匕首沾着死者鲜血在车身上写字。

趁他背对自己的工夫,纪心言飞速摘下身上绳子,抓起地上放珠宝的箱子。

箱子看着不大,份量却不轻,她两步跑上前,毫不犹豫手起箱落,对着许老三后脑猛砸了下去。

木质箱体砸出一道裂口,她怕不够,正待补第二下,就见许老三身子晃了晃,往旁边一倒。

晕了?

纪心言不敢大意,扔下箱子又拿起断剑指着许老三,等了会儿不见有动静,就上去戳了戳。

确定对方果真晕了,她忙用刚刚捆自己的绳子把人绑起来。

用来捆她的绳子,这会儿转移到敌人身上,纪心言终于呼出一口恶气。

这叫风水轮流转,活该!

她提着断剑起身,终于有闲心观察周围情况。

最先进入眼帘的,是许老三刚刚以血写成的六个大字——八千忠魂索命。

纪心言愣住,觉得这六个字很熟悉。

很快她就想起来了,脑袋不由嗡地一下。

原来她不是穿越了,而是穿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