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漫靳之衍小说阅读 秦漫靳之衍全文免费无广告

秦漫靳之衍是著名作者恩莉的裙摆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恩莉的裙摆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秦漫之前一直没想过自己会与靳之衍有什么交集,可是后来在这个人的追求下,她竟然成为了靳太太!所有人都知道高冷的靳之衍有一个娇宠,虽然小姑娘年纪不大,但是却掌控了霸总的整颗心,成为了豪门中的传奇人物,自此之后所有人都对秦漫宠爱有加,毕竟靳少可不好惹!

《靳少的专宠小娇妻》 第二章:那哥哥给你道歉 免费试读

“对!”

秦漫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都敢抬头盯着他看了,可一触到他黑沉的视线,又怂的结结巴巴的解释,“我……我不想哭的,可你太过分了。”

秦漫脸蛋长的好,小小的一张,唇红齿白,嘴巴一张一合间,流露出自然的娇俏感。

靳之衍喉头轻滚,视线落在被她自己咬红的嘴巴上,声音嘶哑的厉害。

“那哥哥给你道歉。”

“漫漫要不要接受?”

“我……”秦漫搅着手,闻言有些紧张,没一会儿,身侧的裤子就被她捏皱了。

“喜欢玫瑰花吗?哥哥家里……”

男人开口,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

靳之衍拿着手机看了眼,接通,“什么事?”

“我妹是不是在你家?”那头道。

男人皱眉,看了眼旁边时不时往他这里飘一眼的小姑娘,“你妹?秦漫?”

“对,我之前和你说过一次的,我妹跟你妹在一个学校。”

“忘了。”

“行吧。”

“既然在你家,你帮我把她送回来呗,我就不去了。”那头交代。

靳之衍挂了电话,整个眉眼都冷了下来,他靠近秦漫,出口的声音辨不清情绪,“陆廷舟怎么会知道你在我这里?”

“偷偷给他发信息了?防着我?”

秦漫看他一眼,努了努嘴不说话了,她确实是这么想的。

“呵。”男人冷笑,一把将她拎进副驾驶,“如意算盘打错了,他没空来接你。”

“自己把安全带系好。”

靳之衍沉着脸的时候挺吓人的,秦漫不敢惹他,手脚麻利的照着他说的做。

去陆家别墅的路上,男人全程不发一言,秦漫好几次偷偷看他,看见的都是他那一张冷漠的侧脸。

她有些后怕的想解释,“是我哥哥他问我在哪里,我才给他发定位的。”言下之意,虽然我有这个意思,但不是我主动的。

男人终于转头看了她一眼,只是声音更冷了,“你叫谁都叫哥哥?”

“啊?”

秦漫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小声的问了他一句,可男人已经不搭理她了。

一时间气氛沉寂的有些可怕,车子刚开进陆家院子的时候,还没停稳,秦漫就快速的解开扣子跑下车。

陆廷舟听到动静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人影从面前嗖的一下窜过去。

“我妹怎么了?”他指指那道消失的身影,视线落在正从驾驶座上下来的男人身上。

靳之衍抬头,没什么情绪的道:“可能怕我吃了她。”

陆廷舟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点头,“你是挺可怕的。”

有时候发起火来,能把一个大老爷们吓死,更别提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了,不怕他才怪。

靳之衍皱眉,视线往楼上亮着的窗户上看去。

那里,一个小身影正鬼鬼祟祟的探头往外看,见他看过来,又后怕的把身子一下子缩了回去。

秦漫是跑上楼才发现的,她还有东西在男人的车后备箱里。

一想起他那张散发着冷气的脸,秦漫就不敢下去。

下一秒,她拿着手机给她哥打电话。

“喂,哥哥,你能帮我把我的东西拿上来吗?”

“自己下来。”她话刚说完,那头就传来一道熟悉的没什么温度的声音。

她低头,往楼下看去,刚好对上男人那道凌厉的视线,而她哥就站在那男人旁边,摊着两手无奈的对她耸肩。

秦漫欲哭无泪。

穿着双拖鞋走过去的时候还不争气的差点摔了一跤。

“我……我来拿东西。”

小姑娘换了身睡衣,奶白色的长袖套装,脚上穿的还是小狗脑袋的露趾拖鞋。

看见他,她眼睛眨巴两下就下意识的垂下头去。

靳之衍气不打一处来,他有这么可怕?

须臾想到陆廷舟说的,他招手,稍微放轻了些语气,“过来。”

男人打开后备箱,看着走到身前的小姑娘,那双浓密的睫毛一直都在止不住的轻颤,他忽然叹了口气,“我很凶?”

秦漫抬头,“不……不凶。”

“那你结巴什么?”

秦漫:“……”

陆廷舟全程像是个局外人一样在旁边看戏,好不容易等到秦漫要把东西从后备箱里搬出来了,他又走到旁边去打电话了。

秦漫往他那边看了眼,见他根本就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她干脆自己伸手去接靳之衍手里的箱子。

男人见状,没放手,只是盯着她道:“房间在哪里?哥哥帮你拿上去。”

“我自己可以的。”

“你确定?”靳之衍闻言还真放了手。

秦漫的东西虽然不多,可这一箱子零零散散的加起来也差不多有几十斤了,没一会儿,她藏在衣袖下的胳膊就开始隐隐发抖。

在即将掉下去的瞬间,男人的大掌及时伸了过去将箱子接回来,“人小口气还挺大。”

秦漫被他说的羞红了脸,只能默默的走在前头给他带路。

推开卧室门的时候,男人的视线在里面转了一圈,当触及到阳台上的衣物时,眸色逐渐幽深。

秦漫不太敢跟他待在一个空间里,见他把东西放下,她连忙道:“哥哥要不要喝水?我去帮你倒一杯吧。”

靳之衍看她一眼,扯住她的手将人拉过来,须臾他低头,视线灼热的落在她的脸上,“有十八了吗?”

秦漫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他这样看着的时候,脑子都不能很好的思考,只能下意识的点头附和,“有的。”

其实她比靳诗桉还要大上几个月,她的生日刚好在高考的前一周。

男人闻言,满意的勾了勾唇,“之前哥哥跟你说的要和你道歉的话还记得吗?”

秦漫闻言点了点头。

“喜不喜欢玫瑰花?”靳之衍又问了她一遍。

秦漫想说不喜欢,可对上他讳莫如深的视线,她莫名的就点了头。

靳之衍喉头不自觉的滚了一下,须臾他凑近小姑娘耳边道:“漫漫在车里看着哥哥的时候……知道哥哥当时在想什么吗?”

“什……什么?”

“哥哥在想,小东西怎么长得比玫瑰花还要娇。”

“轰……”秦漫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炸开了。

玫瑰,尤其是含苞待放的玫瑰,那种要开不开的姿态,最是撩人。

而他就要做那个采花的人,将这一朵还没来得及盛开的花骨朵揣进怀里,肆意呵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