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少的专宠小娇妻最新更新 秦漫靳之衍小说在线阅读

高质量小说《靳少的专宠小娇妻》是来自恩莉的裙摆所编写的总裁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漫靳之衍,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秦漫之前一直没想过自己会与靳之衍有什么交集,可是后来在这个人的追求下,她竟然成为了靳太太!所有人都知道高冷的靳之衍有一个娇宠,虽然小姑娘年纪不大,但是却掌控了霸总的整颗心,成为了豪门中的传奇人物,自此之后所有人都对秦漫宠爱有加,毕竟靳少可不好惹!

《靳少的专宠小娇妻》 第一章:哥哥,你能不能把烟掐了? 免费试读

“漫漫,快点,快点,我哥已经到门口了。”

高考结束的离校哨声一响,秦漫就被好友靳诗桉拉扯着朝街对面停着的黑色卡宴跑过去。

“咚咚咚。”车后座左侧的玻璃被敲响,落下一张男人立体分明的脸,他一身考究的西装,领口微敞,露出好看的锁骨一角,微抬的眉眼冷冽,浑身散发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气息。

须臾,他微抿的薄唇轻启,“上车。”

眼看着车窗就要升上去,靳诗桉连忙拉过身后的秦漫朝里头道:“哥,我同学还有东西在宿舍。”

说着,她往驾驶座看了眼,“你把小刘哥借我们用一下呗,我们拿完就回来。”

男人没什么情绪的看了她一眼,“动作快点。”

“好嘞。”靳诗桉生怕她哥反悔,拉着秦漫就赶紧往学校里面跑,边跑还边凑近秦漫耳边道“我哥吓不吓人?”

秦漫脑海中浮现男人那张不苟言笑的脸,须臾诚实的点头,“吓人。”

怕靳之衍等急了,两人最终只捡了重要的东西带走,其余的东西都卖给楼下收废纸的了。

从收拾好到将东西全部搬进车后备箱里前前后后还不超过半小时,靳诗桉拉开副驾驶门的同时还不忘对一旁的秦漫道:“漫漫,你坐后面。”

秦漫搓着手,视线落在里头闭目养神的男人身上,一时间有些无措的站在原地不敢动,直到司机往后看了眼,“同学,外面热。”秦漫这才大着胆子抬脚上车。

许是坐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了,男人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秦漫吓得连忙往门边又靠了靠。

车子启动,前头靳诗桉已经歪着头睡着了,秦漫缩在后座一角,拿着手机在看信息,上面是她大姨发的,“漫漫,什么时候回来?”

秦漫敲着字回复:今天同学生日,可能要晚点。

收了手机,秦漫觉得车里有点闷,稍稍开了点车窗,须臾有烟雾顺着风往鼻子里灌,秦漫没忍住咳了声,她转头往旁边看过去。

男人已经醒了,此刻腿上架着台电脑,正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他好看的大手落在键盘上,修长的指尖夹着根刚刚点燃的香烟。

“哥哥。”秦漫不知道他叫什么,只能跟着靳诗桉喊。

可能是她太小声了,对方没听见。

秦漫呼吸间只觉得自己喉咙痒得厉害,下一秒她伸手小心翼翼的扯了下他的衣袖,“哥哥……你能不能把烟掐了?”

男人应声回头,看见的就是小姑娘低垂着头,睫毛轻颤的像是受了惊吓的样子。

那双含羞带怯的眸子让靳之衍莫名的想起了被他养在庄园里的那片玫瑰,羞答答的垂着脑袋,静悄悄的等着主人的浇灌。

“你叫我什么?”男人开口,嗓音略沉。

秦漫抬头,视线游移来,游移去,却愣是不敢往他的脸上落,须臾她小声的重复,“哥哥。”

靳之衍手一抖,下一秒,还没抽上一口的香烟被他按灭在了一旁的烟灰缸里。

车子停在靳家公馆门口的时候,靳诗桉刚好睡醒,只一眼她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她视线落在后座的两人身上,来来回回的看,须臾疑惑出声,“怎么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秦漫吓了一跳,她像是才反应过来,连忙打开车门下车。

靳诗桉追过去,“漫漫你怎么了?”

“没什么。”秦漫摇头,脑海中却适时的响起男人的那一句:“胆子这么小,不敢看我?却有胆子叫我把烟掐了?”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什么表情,让人辨不清他的情绪,秦漫莫名的有点怵他,以至于吃晚饭的时候,她甚至连头都不敢抬,因为男人就坐在她的对面。

她只要一抬头就会对上他那道幽深的视线,一次,两次的,秦漫就再也不敢乱动了。

好在最后蛋糕端上来的时候,客厅的灯已经关了,秦漫这才终于敢偷偷的松口气,却没想到怎么就那么巧了……

靳诗桉对着蛋糕许愿的时候,秦漫给她唱了首生日歌。

清脆的女声在客厅里响起的时候,黑暗中,秦漫感觉自己的脚貌似踢到了一个什么东西,猝不及防间身子跟着晃了下。

她的身后就是沙发,屁股坐下去的那瞬间,秦漫的手似乎按到了一抹温热,像是人的大腿。

她讶异的睁大眼睛,下一秒,腰身被一只滚烫的大掌握住,随之而来的是男人覆在她耳边的强烈气息。

“小东西是不是没吃饱?晚饭光顾着偷看哥哥了是不是?”

秦漫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透顶,她结结巴巴的出声,“我……我没有。”

“哦?”

“我许好愿啦。”这时,对面的靳诗桉睁开眼睛,双手撑着桌面,开始对着面前的蛋糕吹蜡烛。

秦漫一下子慌了,伸手去掰男人的大掌,急得都快哭了,可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竟将她的手指直接攥进了掌心。

“再叫声哥哥,哥哥就放开你。”

秦漫鼻头开始酸涩,想反抗,可一双手被他箍的死死的,她只能张口小声的喊他,“哥哥。”

靳之衍喉头一窒,开口的声音沉的可怕“嗯,哥哥在。”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小姑娘的声音里突然带了丝啜泣。

靳之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客厅灯亮起来,靳诗桉咋咋呼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漫漫,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男人闻言朝旁边的小姑娘看去,她捏着双手委屈的站在沙发边上,两只眼睛红红的。

靳之衍的眉心不自觉的皱起来,他有些烦躁的拿过一旁的打火机想点烟,随即想到车上的那一幕顿时便没了兴致。

看着男人起身去了院子里,秦漫这才平复好自己的情绪在靳诗桉的对面坐下,她伸手接过好友递过来的蛋糕,垂着头,一口一口的喂进嘴巴里,模样乖巧。

期间,男人一直都没有出现。

较晚的时候,秦漫的大姨打电话来催了,让她赶紧回家。

秦漫起身拿过一旁的书包和好友告别,“桉桉,我先走了。”

“好。”靳诗桉跟出去,对站在院子里抽烟的男人道:“哥,漫漫要回家了,你送送她呗。”

秦漫闻言连忙摆手,“不用了。”

此刻的男人又恢复成了白天那副冷峻的模样,他打开副驾驶车门,视线是对着秦漫这边的,“过来。”

旁边的靳诗桉难得看到自己哥哥这么听自己的话,连忙伸手推了身前的秦漫一把,“漫漫,快过去。”

秦漫只得不甘不愿的一步一步朝他挪过去。

副驾驶在靳诗桉看不到的那一边,男人站在车旁,低头看着眼前垂着头不敢看他的小姑娘。

“为什么哭?因为我欺负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