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未删节)小说花都狂龙战神 第5章

第5章

“我错了。”叶九州目光隐有惭愧,懊恼愤恨:“我被谢雨柔骗了整整五年,如果不是......”

“不是你马!”徐虎猛地一声怒吼,把叶九州的话音突然打断,伸手指着他的鼻子,满脸狠辣:“狗东西,刚才差点儿没认出来,原来是你!谢家的上门女婿,叶九州!”

“敢破坏老子的好事,你有九条命都不够死!”

“老子......”

声音戛然而止!

叶九州脸色陡然一沉,手掌如闪电般伸出,捏着徐虎的下巴一扯一拧一震。

咔嚓!

下巴脱臼,牙齿上顶,直接咬断了半截舌头!

而后一脚飞踢,踹在徐虎的小肚子,看似健壮的身躯,像是不堪一击的破沙包,轰的一下子倒飞出去了五六米,把后面的好几个豪华**座椅全部撞翻,摔在地上翻滚哀嚎,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凄裂哭嚎,断裂的舌头鲜血狂涌!

“......”包括谢芷秋在内,所有人大吃一惊。

叶九州怀里的小不悔更是吓得一个激灵,直接哭了出来!

徐虎一米九多的大个子,体重至少两百斤,居然被一脚踹飞了那么远,下巴脱臼,舌头断裂,血水狂喷......

太凶残,太狠了!!

“呜,呜呜......”谢芷秋又惊又怕,情急之下发出了无比嘶哑的呜咽哭声,疯狂推搡着叶九州的胳膊。

跑,你快跑,这里是徐家的产业,全都是他们的人!

“不怕。”叶九州目光回转,一脸平静的注视着谢芷秋,仿佛诉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只要你愿意,我立刻杀光他们。”

“辱我妻女者,杀无赦!”

这不是信口开河,这是战神殿主的铮铮宣言。

区区蝼蚁,杀之如何?

“......”谢芷秋拼命摇头,泪落如雨!

不能杀,不能杀啊!

就算你当过兵,就算你功夫很好,你能杀了徐虎,能杀这里很多人,可你也要给他们偿命啊!

而且,你又怎么可能杀光徐家?!

在滨海,谁不知道徐家的厉害,坐拥百亿资产,黑白两道通杀!就是有了徐家当靠山,谢雨柔才能把我们逐出谢家!

徐家惹不起啊!

“你,被我吓到了?”叶九州抱了抱怀里的小不悔,对着谢芷秋缓缓摇头,斩钉截铁:“你只管放心,我要杀人,犹如杀鸡屠狗,绝对不会有任何后患。你想说什么?可以用手语表达,我......”

没等叶九州说完,谢芷秋无声恸哭,往他的胸口使劲儿捶打。

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你走,你走啊!!

“我明白了......”叶九州欲言又止,最终缓缓点头:“今天,我听你的,暂且饶了他们的狗命!”

“芷秋,走,我们回家!”

话音落下,不容谢芷秋拒绝,直接搂住了她的纤细腰肢,一家三口往门口大步走去。

至于周围那些纨绔子弟和保安打手?

完全无视,看都不看!

“萨洛塔!”

后方不远,徐虎在几名保镖的搀扶下,刚刚从地面站起,死死盯着叶九州的背影,整个人如同疯魔!

一声模糊难辨的嘶吼声从他断了舌头的嘴里喊了出来:“萨洛塔,龟窝萨罗塔!!”

“......”周围众人一头雾水,过了好几秒才恍然大悟,一个个犹如打了鸡血,满脸狠辣。

徐虎说的是。

杀了他!

给我杀了他!

“弄死这个狗东西!”

“大家一起上!”

“给虎哥报仇,剁了他......”

徐虎身边的几名保镖,全部掏出了明晃晃的刀子,从叶九州背后一涌而上!

叶九州陡然转身,身形如电!

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这些人,直接都被轰飞出去,摔落在地,筋断骨折。

他们满脸是血,看着叶九州,眼中写满畏惧。

“现在,没人再打扰我们了。”叶九州再次转身,伸手牵住了谢芷秋的纤纤手指,轻声开口。

“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话想问。”

“别着急。”

“无论你的咽喉受了多重的伤,我一定会给你治好!”

“我保证!”

抱着自己的女儿,牵着自己的女人,旁若无人,走出了帝王会所。

“不悔。”

叶九州看着怀里乖巧可爱的小不悔,温声道:“告诉爸爸,我们的家在哪儿?爸爸陪你和妈妈一起回家。”

“在,在......”小不悔对叶九州终究有些陌生,看到谢芷秋点头默许,这才怯生生的开口:“在观澜小区,外公和外婆跟我们住一起的,坐19路公交车,在最后一站下车,然后左转弯......”

叶九州心头微微一紧。

观澜小区,那是多年前的老旧居民区,位于城乡交界地带,早在五年前就纳入了改建规划,当年叶家也曾经打算对这块地皮进行投资,由于发生了那起车祸,叶家分崩离析,投资规划自然也无疾而终。

只是没想到,时隔五年,观澜小区居然还没有拆除!

“我们不坐公交,爸爸有车。”叶九州亲了亲叶不悔的小脸儿,就要掏出手机打电话。

就在这时——

“找到了,他们在这儿!”

一道尖利喊叫声,伴随着一连串的锐利刹车声,从不远处的街道拐角突然响起!

徐家豪,谢雨柔!

坐着一辆黑色迈巴赫,从后排车窗探出头,正在远远怒视叶九州;后面紧跟着六辆奥迪A8,全都是徐家保镖,一股脑儿的冲出车子,把叶九州一家团团围住。

“叶九州,你果然来了这儿!”

保镖拥簇之下,徐家豪和谢雨柔咬牙切齿的走到叶九州身前,脸色无比怨毒。

怀恨在心!

在谢家别墅,徐家豪被叶九州一脚踹飞,骨头都快断了,到现在都疼的要命;谢雨柔差点儿被活活掐死,用一条丝巾缠着脖子,遮住了上面的指印淤青。

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没受过这么大的羞辱!

“一个废物,一个哑巴,一个小丫头片子......”徐家豪越想越怒,牙齿咬的咯咯响:“都愣着做什么,怎么跟你们说的?给我打!”

“狠狠的打,往死里打!”

哗啦啦!

总共二十多名徐家保镖,西装下的肌肉轮廓清晰可见,一看就是身手不弱的练家子,一个个凶神恶煞,作势就要下手!

“等等!”谢雨柔猛地抬手,示意一群保镖稍安勿躁,而后死死盯着谢芷秋,发出了一声恶毒讥讽:“这废物当兵回来了,你是不是感觉有了指望?”

“那你知不知道他都干了什么?”

“他去了狂风斗狗场,给江勇踢断了十几根骨头,杀了老爷子最喜欢的三条藏獒,还打伤了一大片观众,惹了一**麻烦!还打了我,打了家豪哥!”

“就他干的这些事儿,足以让你们**!”

谢芷秋嘴唇嗫嚅几下,转头看看身边的叶九州,忍不住满脸绝望。

冲动,太冲动了!

就冲他在洗浴中心里的表现,猜也能猜得到,以叶九州的性子,雨柔表姐说的这些事儿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他干的出来!

小说《花都狂龙战神》 第5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