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沁月申沐城

书房内的男人坐在轮椅上,推着一点点出现在白沁月的视线中。

近在咫尺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到轮椅压在了她的指尖,疼的她红了眼眶也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激怒了他。

男人的声音冰冷彻骨:“白晶晶,把头抬起来!”

白沁月小心翼翼的将头抬起来。

一张白幼的脸颊不过巴掌大小,由于瘦弱的原因,更显得眼睛格外明亮,长长的睫毛如同蝴蝶翅膀,瞳孔中氤氲着水气,无论怎么看,都是难得的美人胚子。

“怪不得将申承轩迷得神魂颠倒,甚至为了你,不惜和爷爷翻脸,”男人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对视,“可惜,他最终还是选择权利,放弃了你。”

白沁月知道他说的是白晶晶和申承轩的事,却也无法反驳,只能任由他大肆嘲讽着,不敢吭声。

“听说你在出嫁前一哭二闹三上吊,哪怕是死也不愿意嫁给我?”申沐城手上的力度渐渐加重,语气也越发冰冷,“怎么又想开了?不想死了?”

“能嫁给大少爷,是我的福气。”

白晶晶确实以死相逼,若非如此,也不会逼得父亲跪着求她替姐姐嫁人。

养在白家十五年的恩情,或许,这就是她唯一能为白家做的,从这之后,她和白家全都两清了。

“呵!”申沐城冷笑一声,似乎被福气两个字刺痛,狠狠的将手甩开,“那你就好好珍惜你的福气吧,只要你有命享受的话。”

说罢便命人推着轮椅离开。

轮子从白沁月的指甲撵了过去,十指连心似得疼,几乎令她喘不上气。刚想长出一口气,岛上负责照顾申大少起居的孟妈妈,便将她带去了洗浴。

“大少爷有洁癖,不喜欢脏东西,你洗的干净一些。”

这话带着歧义,明摆着说她脏。

白沁月也不反驳,机械似的搓着自己的身体,直到都搓红了才停下来。

孟妈妈挑不出毛病,将一条白色的睡裙扔到了她的面前,“换好了就去伺候大少爷睡觉。”

“伺候睡觉?他不是……”白沁月咽了咽口水,不是说他不能人事,为什么还要她伺候?

“还当自己是白家的大小姐吗!”孟妈妈皱起眉头,“大少爷行动不便,夜里自然需要人照顾,这都是你作为妻子的责任!”

白沁月顿时放下心来,赶忙换好了衣服,去卧室候着。

夜色渐渐浓郁,窗外的海浪声击打着礁石,发出剧烈的声响,有些吵人,冷风从窗户灌入,吹得人手脚冰凉。

她去窗边,想将窗户关上,身后响起男人冰冷的声音。

“你想做什么?”

白沁月吓了一跳,赶忙支支吾吾回答:“想关上窗户,夜里太冷了,怕冻着您。”

申沐城冷眼打量着她,“今晚申承轩一共派了三拨人来岛上,就是为了劫你,可惜全军覆没,你就是在窗边站一夜,也不会等到心上人了。”

她愣在原地,还没等反应过来,男人便摇着轮椅,来到她的面前,声音冰冷。

“有没有人告诉你,我不喜欢仰着头说话!”

小说《娇妻在上:总裁别放肆》 第2章 我不喜欢仰着头说话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