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临城下:女帝跪求我原谅 第1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猎隼司指挥使沈重贪脏枉法,构陷忠良,私通敌寇,叛国求荣……着即刻打入天牢。其所犯罪行,交付大理寺彻查……”

齐国新帝八年,猎隼司指挥使沈重下狱。

次日,沈府被抄。共得银两十七两六钱,尚不抵沈重月俸。

三日后,大理寺卿高鸿文被罢免。沈重一案,交由新任大理寺卿武易之继续审理。

七日后,武易之于沈府搜出私通敌国书信两封,沈重通敌罪名成立。

一时间举国震荡,人心惶惶……

……

“宣:猎隼司叛逆沈重觐见!”

朝堂外,响起了锁链声。

少顷,一名男子拖着锁链走进。

白衣胜雪,大大的“囚”字触目惊心。

哗啦~

朝堂上的大臣们自动散到了两边,看着男子一步步走近。

如畏虎狼。

男子昂首挺胸冷冷一笑。

目光所及之处,无人敢与之对视……

“沈重,你可认罪?”

高堂上,女帝面无表情的俯视着沈重。

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

众朝臣眼中有了得意的笑容。

好个沈恶贼,你也有今天!

这下,看你还怎么嚣张?

“敢问陛下,臣何罪之有?”

“大胆沈重,你贪脏枉法私通敌寇,罪大恶极,还敢狡辩?”

见女神眼色,宰相司马忠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他看沈重面色如常,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陛下,沈重久处猎隼司,早已将贪墨银两转移。不过武易之大人已在其府中搜出通敌书信,足以证明其确有判国之心。”

“武易之!”

“在,奴才在。”

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武易之颤抖着双手掏出了两封书信。

直到太监把书信取走,他才松了一口气。

自始至终,都没敢看那身影一眼……

书信被转呈到了女帝手中。

看着上面的内容,脸色阴晴不定。

她何尝不知沈重是冤枉的呢?

但如今的她,已经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了。

这些年,沈重知道太多了。

他必须死!

“诸公可有话讲?”

女帝的声音,带着不容忤逆的威严。

司马忠眉飞色舞再度出列,看着沈重口沫横飞。

“陛下,沈贼不除,国将不安,非凌迟不足以平民愤。”

“臣附议!”

“臣附议!”

“……”

朝臣们笑了。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你不是要铲奸佞,除门阀,镇士族吗?

说白了,你也不过就是把刀而已。

刀用过了,也就该扔了……

沈重也笑了。

脸上浮现了一抹解脱的表情。

十年前,他穿越至此。

彼时,旧伤复发身无分文。

恰巧遇到了私逃的小公主:姜玉秀。

一时的侧隐之心,换回了沈重一条命。

从此,沈重便跟在她身边成了贴身护卫。

八年前,先帝驾崩,齐国内乱。

是他以一已之力,护着姜玉秀杀出皇官,联络四方兵马清剿叛逆。

才使得她一介女流称雄,登基问鼎……

五年前,赵国趁齐立足未稳,举十万大军进犯边关。

也是他一手组建猎隼司,取敌情报在先,巧计设伏于后,一战肃清十万赵军。

才逼得赵国遣使求和,重还边境太平……

三年前,齐国大旱,朝廷救灾不力致流民四起。

还是他上惩贪官污吏,下斩恶豪劣绅,降山贼草寇于荒野,救万千黎民于水火。

才换来新帝的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这十年来,他呕心沥血。

屡救姜玉秀于危难,扶齐国大厦于将倾。

来此之前,他还抱有一丝幻想。

现在,他彻底死心了……

“哈哈哈哈~”

随着沈重的长笑。

他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如同出鞘的利剑。

锋芒尽显!

那些构陷他的朝臣,不自觉的有了惧意。

仿佛此时站在朝堂上的,还是那个杀伐果断,一言九鼎的沈重……

司马忠咽了一口唾沫,暗暗咬了咬牙。

他和沈重早已势不两立。

沈重不死,司马家就等着被清算吧。

朝几个重臣点点头,他横跨一步,怒火腾腾。

“大胆沈重,死到临头,你还有脸笑?你结党营私,公器私用。猎隼司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只知你沈贼而不知陛下。”

“沈重,你党同伐异,草芥人命。自古刑不上士大夫,可我朝无数官员,却死于你手。”

“先帝早有定论:士、农、工、商,国之石民。你却偏偏打压士族,藏富于民。”

“你沽名钓誉,擅自动用犯官银两救济灾民。百姓只知你沈重,而不知陛下。”

“民间曾有谚语:宁进阎罗殿,休进猎隼司。彼之恶名,堪比要命阎罗。”

“……”

众人说的面红耳赤,激动莫名。

沈重却仍就一脸淡然。

这种沉默,似无声的反抗,让御座上的女帝如坐针毡。

你倒是求饶啊?

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摇尾乞怜,跪求朕的原谅吗?

死到临头你竟还是无动于衷。

当朕真不敢杀你吗?

“够了!”女帝冷冷的开口了。

顿时,聒噪的声音消失了。

望着那道挺拨的身影,女帝眯起了眼睛。

“沈重,你可有话要说?”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今日起,欠你的,我都还清了!”

刹那间,女帝的双手紧握,脸色有了一丝动容。

她的眼前,浮现出一个影子。

多少个寒宫的日日夜夜,她恶梦连连夜不能寐。

只有看到这身影守在殿前,才能安然入睡。

可如今……

难道,她真的做错了吗?

“陛下,万不可有妇人之仁啊!”

眼看女帝有了犹豫之色,司马忠赶忙站了出来。

“沈贼之名,早已传遍天下。现在不杀,恐夜长梦多。这些年,他手中犯下累累血案,其行之恶,罄竹难书……”

没错,他知道的太多了!

朕是皇帝。

所言所行必不能有一丝瑕疵。

你不是跟朕说过:

当断不断,反遭其乱吗?

就让那些龌龊之事,随着你烟消云散吧……

“他眼高过顶,目中无人。上无君父,下无同仁。”

“他卑鄙**,恶毒阴狠。死到临头竟然还不知悔恨。”

“他无父无母,来历不明。就是个不择手段猪狗不如的畜生……”

“老狗住口!”

沈重陡然转身,两道厉芒迸射而出。

司马忠霎时退后了两步,眼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你,你想干什么?来人呢,护驾!”

哗啦~

禁卫军闯进大殿,将沈重团团包围。

御座前,一排女兵拨出长剑,瞬间护在了女帝身前。

一抹寒光,自女帝的眼底划过。

她缓缓站起身,声音变得极度冰冷。

“大胆沈重,罪大恶极还敢咆哮朝堂。”

“拖出去,午时三刻,明正典刑!”

小说《兵临城下:女帝跪求我原谅》 第1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试读结束。